页面载入中...

村上春树:把我从诺贝尔奖新文学奖名单上删除

  流行性:唐代妇女服装流行性比较典型的是下裳的裙,其中最时髦的是中青年妇女喜欢穿着的石榴裙,唐诗中有许多描写,如李白诗“移舟木兰棹,行酒石榴裙”,白居易诗“眉欺杨柳叶,裙妒石榴花”等。石榴裙作为一种鲜艳的红裙,给人以鲜明、奔放、热烈的感觉,洋溢着青春的、明快的气息。裙子不仅流行色彩娇艳,流行式样也多,比如李群玉“裙掩六幅湘江水”的款式,王建“两人抬起隐裙”的花纹,孙棨“东邻起样裙腰间,剩蹙黄金线万条”的装饰,刘禹锡“农妇白纻裙”的颜色,皮日休“上仙初着翠霞裙”的质料,都说明裙式服装的流行得到了各阶层妇女的喜模乐仿,是由长安大众共同心理倾向形成的。

  上述这些特征说明长安气象不是空泛的名词概念,也不是史料的层层堆积,而是活生生展现在人们面前的风貌神态。具体地说,唐代服装是当时生活方式链条中一个最突出而又最敏感的环节,它是长安世道人心变迁的前奏,其开放的程度往往成为社会转折的标识,其变化的速度则又经常成为民心趋向的碑记,所以服装的变化要牵动许多社会现象。虽然统治者企图禁止服装的越礼逾制,以实现等级名分、循礼蹈规的理想社会模式,但在长安这样政治、经济、文化重叠交融的中心地,恰恰发生着以服装为代表的审美观念、民族精神、时代气势、思想意识等方面的变革,这种多维、多变、多样形态的出现确是统治者始料不及的。

  市领导杜飞进、侯君舒、隋振江、王宁、张家明,市政府秘书长靳伟出席会议。

  原标题:蔡奇:把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融入全国文化中心建设全过程

  近日,因自传体小说《百万碎片》成名的美国作家詹姆斯·弗雷获得了一项略显尴尬的文学奖。弗雷凭借小说《Katerina》,从一份由清一色男作家所组成的候选名单中最终胜出,“荣获”2018年度最差性描写奖。

  1993年,最差性描写奖由英国著名文学杂志《文学评论》(Literary Review)设立,每年一评,意在提升文学作品中的性爱描写格调。当年的编辑奥伯龙曾说希望这个奖“让人们注意现代小说中那些敷衍、冗长的性爱描写”,所以大作家们对这个奖唯恐避之不及。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村上春树:把我从诺贝尔奖新文学奖名单上删除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