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菲媒刊文:谁在害怕中国

  他说,将坚持“刀在石上磨、人在事上练”,大力弘扬“越是艰险越向前”的攻坚克难精神、“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改革创新精神、“低调务实不张扬”的埋头苦干精神、“漫山桃李竞争妍”的率先争先精神,以“归零再出发”的心态、“跳起来摘果子”的姿态,善于谋最新的招、敢于攻最大的坚、乐于吃最大的苦,形成你追我赶、只争朝夕的浓厚氛围,在高质量发展上跑出加速度、跃上新台阶。

  他说,要用今天的“拼搏程度”换取明天的“发展高度”,用政府工作的“辛苦指数”换取人民群众的“幸福指数”。此话被媒体着重关注和引用。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建波 丁波 吉启雷

  杜小刚同志简历:

  长诗的写作,最能考验一名诗人的功底。李敬泽谈到事关历史的长诗如何平衡叙事性与抒情性。他高度认可赵晓梦在《钓鱼城》的写作中,舍弃了人对人的外部的观察,而力图从内在性抵达史诗效果。“对历史上这样一个非常宏大、复杂的大规模事件进行创作,很有挑战性,但赵晓梦用了一个很巧的办法,史诗包含着大规模的人类行动,是大规模的人类行动的记忆。行动包含着叙事,你就要讲事。现在不仅不是讲事的问题,赵晓梦把笔都放到了每个人的内部,也就是说对人的外部的观察度舍弃了,直接从内部去看,这个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胆和非常有意思的办法。”

  《钓鱼城》长诗中有九个不同人物,三个人一组,攻城的、守城的和最后开城的,赵晓梦用内心独白的方式,进行对话,让李敬泽感到“很有意思”,他认为“《钓鱼城》还可以做地更好,打得更开,胆子还可以更大,还可以让这九个人对话性更强。甚至这九个人要发生争辩,这种争辩不一定是面对面的争辩,是世界观的争辩。你可以想一想蒙哥的世界观是什么样的世界观?是空间主导的,一往无前的,地有多远马就要踏多远,风吹到哪他的马就要到哪,这是一个草原的蒙哥的大汗的世界观。余玠的世界观是深深扎根在农耕文明,这样的一个儒生,是一个钉钉子的这样一个世界观,是要深深扎在这里不动的世界观。实际上发生在钓鱼城就是这个冲撞,这样的对峙,我觉得如果要把它变得更突出、更鲜明,形成一个内在性的多声部的交响乐,可能会更好”。同时,李敬泽认为,赵晓梦的《钓鱼城》还没写完,《钓鱼城》不能画句号,“像《钓鱼城》这样一个伟大史诗值得反复斟酌、反复去写、反复发现。目前这个《钓鱼城》是第一版,甚至可以写到二三四版,写到60岁。到时候,我们可能会看到一部真正的铭刻着我们民族的伟大的业绩和记忆的,同时又蕴含着我们这个时代对于时间、空间、历史、文明、生死等等一系列基本我们民族生活的深刻思考的这样一部伟大的史诗,我们非常期待。”

  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主席团委员邱华栋从读者和写作者的角度点评了《钓鱼城》,“我觉得晓梦在这首长诗里面非常棒地尝试了将一个历史事件以一种叙事性的方式把它结构成一首1300行的长诗,而且是非常成功的。”

  《诗刊》主编李少君认为,《钓鱼城》已经构成了一个“诗歌事件”,它复活了一个史诗般的战争,同时,它关联着合川申遗,将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包括电视剧、舞台剧、音乐剧;此外,李少君也从写作专业角度肯定了《钓鱼城》的意义——用诗意的叙述方式进行史诗创作,这种探索将引起包括诗歌界在内的广泛关注。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菲媒刊文:谁在害怕中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